印刷技术

当前位置: 上海海发印务 > 印刷技术 > 正文

珂罗版印刷技术的传统守护与创新发展 — — 访京都便利堂株式会社有感

2018-12-23 02:18 265

珂罗版印刷是一项悠久的印刷技术,它起源于19世纪的德国。当时这项技术曾遍布欧洲、美洲以及亚洲,但随着胶版印刷的蓬勃发展,从1970年开始,珂罗版印刷逐渐消失,目前全世界仅剩中国、日本和德国三个国家依然保留和继续着这项古老的印刷技术。

京都便利堂株式会社直营门店

相比于胶版印刷和喷墨印刷,珂罗版印刷作品在被放大的情况下仍然可以做到清晰度很高,且无网点,因此对于书画类作品来说,它能更贴近于原作的笔触,可以说是还原作品的最佳印刷手段。上海博物馆珂罗版印刷小组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目前采用的是珂罗版复制与人工着色相结合的方法。

今年9月,笔者作为陪同译员随上海博物馆珂罗版印刷小组访问日本京都,与京都便利堂株式会社交流、考察了该公司的珂罗版印刷技术及销售情况。京都便利堂株式会社是一家百年老店,创立于1887年,公司以精美明信片的印刷制作为核心,同时在珂罗版印刷、胶版印刷、文物摄影等方面成就突出。该公司在京都国立博物馆、京都文化博物馆和三井纪念美术馆内分别开设了直营门店,也同东京国立博物馆、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岛根县立美术馆等多家日本艺术机构合作开发制作文创商品。经过交流,笔者注意到京都便利堂株式会社的珂罗版印刷技术有许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同时也带给了笔者一些思考。

原作的照相和修片

利用四色滤镜来照相

▲ 修片中的底片

京都便利堂株式会社特有彩色珂罗版印刷技术,这项技术主要是通过分析原作的颜色数量,通过四色滤镜(即紫色、绿色、红色、黄色的四色)来拍摄出不同颜色的底片,然后从这些不同颜色的底片中取出需要的部分颜色。有多少种颜色,相对应就有多少张底片。据便利堂负责修底片的专业人员介绍,他们主要使用铅笔来进行修片,同时也利用墨汁、修正带、玻璃纸遮盖等各种方法来达到修底片的目的,以期能最真实地还原作品。

除了传统的照相和修片方法外,便利堂株式会社主要利用数码技术来进行照相和修底片。对于需要复制的普通作品,在进行珂罗版印刷前期的拍照工作时,就利用普通数码相机拍照。而对于文物等珍贵物件,由于如今传统修片的时间成本、人力成本、底片成本都相对较高,因此同样也较多利用数码相机拍摄,而极少利用传统相机进行拍摄。在修版过程中,也较多地利用PHOTOSHOP技术,在电脑上直接修片,完成后用特制机器打印底片。这样就大大加快了制作速度,也降低了人力和物力成本。但这么做的一大缺点就是数码照相无法做到高清晰还原且无网点,失去了珂罗版的主要特征。

浇  版

浇版作业中

便利堂株式会社的浇版室设置在一个密闭的小房间里,即使夏天也不能开空调。在依旧炎热的九月,负责浇版的工作人员个个赤膊上阵,工作条件较为艰苦。他们浇版都有固定时间,为每天早上九点半,之后不再进行浇版作业,为的是能更好地进行后续晒版等工作。

晒  版

晒版中 

相比于上博传统的晒版方式,即将玻璃板和底片置于太阳底下曝光的方式,便利堂株式会社的晒版采用先进的装置,不再“看天吃饭”,即使在梅雨季节,一样可以照常工作,保证了工作效率。正面晒版完成后,将装置直接翻转过来即可进行反面晒版,相当方便也更安全。便利堂的晒版照明使用的是卤素灯,一般晒版时间为3分钟。

完成晒版后,工作人员会将玻璃板先放于清水中静置五分钟,之后再放于甘油与清水5:5的混合液中静置五分钟。这么做是为了不让水分快速流失,利于印刷效果。

印  刷

 印刷机 

不同于上博大多使用宣纸来印制作品,便利堂使用的多为和纸,其次有绫本,但宣纸却很少使用。一位同仁告诉我们,优秀的手工和纸现在越来越少了,便利堂也已经同几位和纸的手工抄纸继承人达成了合作协议,定制珂罗版专用和纸。另外,为了更好地保证作品的印刷效果,工作人员会事先把用于印刷的纸张放入印刷车间,或悬挂或平铺搁置,以适应印刷车间的温度和湿度,这点令我们感到意外,可见其用心。

相较于上海博物馆传统的压式印刷机,便利堂株式会社使用的是大型的滚筒式印刷机。将玻璃板固定在印刷机上后,由负责印刷的专业人员根据原作自行调制颜色。颜色的调制和微调全靠其多年的经验来完成。值得一提的是,便利堂与大阪一家油墨公司合作,定制了珂罗版专业油墨,颜色多达40种,着实令我们大开眼界。据我们了解,这种定制油墨相对于胶版印刷油墨的墨汁含有量提高了20%,并且有较强的耐光性,对要求强韧纸张的珂罗版印刷用纸来说,这种特殊油墨的使用大大提高了印刷作品保存的时间。在完成了颜色调制和上墨台后,由工作人员手工送纸,滚动滚轴完成一次印刷。多色珂罗版印刷技术也正是利用了类似于版画的套色印刷,将颜色一层一层印刷在纸上。

 刷颜色到墨台上

感悟与启示

上博销售的珂罗版作品都是上博馆藏的一些中国古代书画珍品,复制工艺较为繁琐,所花费的制作时间也相对较多。较之上博,笔者发现,便利堂直营店销售的珂罗版印刷制品从价格亲民的明信片,到制作精良的文房用品,乃至价格高昂的日本古代书画、重要文化财的复制品,涉及种类繁多,营销思路也较为宽广。

经过实地考察,笔者认为上海博物馆的珂罗版制作技艺可以说保留了更多传统技法,而京都便利堂株式会社的制作技艺是基于传统技法上的创新。我们坚持使用传统吊式相机进行拍照,利用纯手工方式来修片,浇版与晒版方式也坚持传统方法。除了完成上博自身馆藏文物的复制任务外,还承担着众多国内博物馆、美术院校、私人收藏家藏品的复制。笔者认为,我们绝不能否定现在所取得的成果,我们要做的是取长补短。上博的珂罗版印刷目前仍以单色印刷配合人工设色为主,今后也可以尝试开发多色印刷技术。在产品开发方面,可以打破传统,不再局限于上博馆藏文物及特展展品的珂罗版复制,进一步扩大产品种类,扩大消费者受众面,让更多的普通观众也能把珂罗版作品带回家。

相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可能对珂罗版的制作工艺并不十分了解,甚至从没听说过珂罗版印刷。从京都便利堂株式会社不大的工作坊中,我们也获得了一些灵感。上博在即将建成的东馆中也可以尝试单辟一间类似于体验活动室的工作坊,让普通观众走近珂罗版,了解珂罗版,同时制作较为简易的珂罗版印刷品。工作坊中的珂罗版体验过程不需要太过繁复,可以保留最基本的几个步骤,比如用小型胶辊印刷等,让观众能有一个直观的近距离的体验。更重要的是,或许会让更多的青少年朋友了解并热爱这个传统技艺,能让这个传统技艺后继有人。

之所以提到“后继有人”,是因为经过这次交流,笔者了解到人才匮乏是目前上博珂罗版小组面临的一个较大问题。珂罗版制作技艺分多个步骤,每个步骤均由不同专业人员操作,强调团队的高度配合和默契。珂罗版印刷看似容易,实则繁复并且辛苦,除了脑力劳动,更有体力劳动。更重要的是,珂罗版技艺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学得,少说十年,多则终生都将始终走在精进珂罗版制作技艺的道路上。虽然上博珂罗版小组近些年通过社会招聘,吸收了一些年轻人才,但有些同志终因工作辛苦、收入不高等种种原因纷纷离开。随着老一辈工作人员面临退休,上博的珂罗版小组也面临着青黄不接的严重问题。如何留住人才是当务之急。

除了人员不足,还面临着材料供应缺失这一问题。随着数码照相技术的不断普及,传统胶片生产厂家越来越少,当初上博定制的一批珂罗版照相专用胶卷已全面停产,好在我们的存货较多,从目前的库存来看,约莫还能用上数十年。但用尽存货之后该如何开展工作也是我们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也同样困扰着京都便利堂公司,但他们目前多数已经使用数码照相,甚少使用传统胶片拍摄,所以这个问题并不突出。

笔者认为,上博的珂罗版事业已经迎来了转型发展的时候,我们应该顺应当前消费模式,根据消费者心理影响做出相应的调整。不是按照别人的经验照搬全抄,而是取长补短。我们的目的是要做出有上博特色的珂罗版作品,让更多人知道和喜爱上博的珂罗版印刷技艺。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