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技术

当前位置: 上海海发印务 > 印刷技术 > 正文

《广州情侣“纸箱藏尸”案,用快递邮寄残肢》聊聊全球那些可怕的大案要案(系列)

2019-01-10 00:39 52

一张扑克牌、一盒香烟、几张报纸、几件衣服……数日无人领取后,位于城阳丹山的一家物流公司的员工在忐忑中打开了有些破损并渗出红色液体的一个标有“药品”的纸箱,在广州发至青岛的这个纸箱中,有一具男性尸体的躯干部分。

死者是谁?名为 “ 送得远 ” 的收货人又是谁?

当时邮寄纸箱的快递单

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会同城阳警方组成的专案组火速赶赴广州,成功锁定了还差2小时就会被自动覆盖的关键视频,还原了这起涉及广州、青岛、张家港、北京四省市罕见的物流抛尸案。

在与广州等三地警方的互相配合下,警方最终拨开层层迷团,揭开了这场因感情纠葛而酿下悲剧的幕后真相。     

发自广州的包裹里发现尸块,却找不到接受者“送得远”。

经法医鉴定,死者为50岁左右男子,谁是命案真凶?

包裹里还有一张大王扑克牌,是在暗示什么 ,还是无意夹带进去的?

 广州打工女子被卷入命案,她和死者是什么关系?

案起物流:无人领取的破损纸箱

2007年1月7日下午,位于城阳丹山的一家物流公司的老板张明遇到了一件烦心事,让他心烦的是当天收到的一个快递 。

当天上午7时许,一辆从广州发过来的车辆卸下了一批货 ,工人上班后开始对货物进分拣,叫相应的快递公司来收货 ,或是按照物流单上的联系方式,找货主来自提。

本来是一很寻常的一天,却因一个纸箱变的不寻常,在这批来自广州的货物中,有一个长宽各约50厘米、高80厘米左右的普通纸箱,纸箱上面没有什么特殊的印刷字体和图案,发货单上写明的收货人名叫“送得远”,而单上写的货物是“药品”,按发货人的要求属于“自提”。

“送得远”这个奇怪的名字让张明和其他人感觉有些古怪,而更古怪的是,收货人却表示不知道这回事。

员工按照单上的内容与收货人“送得远”联系,接电话的女性自称是内蒙古人 ,虽然手机号确实都是自己的,但是根本不在青岛,也从来不认识叫“送得远”的人 ,这个从广州发来的纸箱不是她的。

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反复和对方沟通确认,对方都坚决否认是货主,之后再次联系,对方已经不肯再接电话了。单据上的收货人不认这个货 ,而“自提”的货始终也没有人来提,在物流单完好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很少见。

然而到了下午,这个无人认领的纸箱出现的异常情况,让张明等人越发担心。纸箱在运输过程中有所破损,而且还开始渗出暗红色液体,并且还带有一点异味。员工们纷纷担心纸箱内的货物变质,经过一番商量之后,他们最终决定打开纸箱看看。

当天下午4时许,当纸箱被打开后,所有人都吓出一身冷汗——在层层杂物包裹之中,有一具男性尸体的躯干部分。张明随即报案。

物流纸箱内发现尸块的消息不胫而走,本报在2007年1月中旬曾对发现发现尸块一事进行报道,但死者谁、又为何遇害,一时间众说纷纭,出现猜测和传闻。

接到报案后,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立即会同城阳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成立专案组全力展开侦查。

排除嫌疑:广州的神秘发货人

物流单据上的信息并不完整——发货日期为2007年1月4日,始发地为广州,目的地为青岛,收货人名叫“送得远”,发货人姓名未填写,货物名称为“药品”,并且还投了30元、保额为1万元的保险。

这份单子疑点重重,收货人“送得远”并不是一次写成的,而是经过修改,通过涂改能够看出,原来写的收货人为“宋德远”,但是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发货者将姓名更改,而收货人 、发货人的联系方式,是同一个手机号码,此外再也没有其他线索。

收货人为'送得远'的纸箱破损。

按照单子上的联系方式,专案组很快就与对方取得联系,与张明等人此前联系的结果一样,这名女子表示她根本不是“送得远”,并再三确认自己从来没有来过青岛,也不知道有这个快递 ,而且通过电话能够感觉到,这名女子对三番五次来电询问这件事感觉很不耐烦。

通过这些迹像,这名远在内蒙古的女子似乎与此案没有关系,但出于谨慎,专案组将这一情况向内蒙古警方进行通报,请当地警方对该女子的真实情况进行协查。

调查结果很快就反馈回来——这名女子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没有离开过内蒙古当地,是当地非常普通的一个人,工作、生活等方面的周边关系人员中,没有在青岛、广州等地的人员,也没有与这些城市人员联系过,通过这些情况,基本可以排除该女子与此案有关。

与此同时,专案组对死者的身份进行先期排查 ,但纸箱内没有任何死者的身份信息,通过法医鉴定,死亡时间应该三至五天。

民警从纸箱内提取了一些杂物,一张大王的扑克牌、一个“椰树”牌香烟的烟盒、一个一次性打火机、几张广州当地的报纸、两件女性上衣,以及床单等物品。

床单可能用来包裹尸体还能说的过去,但是扑克牌、打火机等杂物为什么会留存在纸箱内?

是无意夹带还是故意而为?死者明明是男性,为什么还会有两件女性的上衣?

这两件衣服又是谁的?案件被层层迷雾笼罩,但是能够确定的是,广州必定要去。

关键证据:两小时后将消失的监控

根据调查,这个纸箱来自位于广州市白云区的一家物流公司。1月8日上午11时许,刚下飞机的专案组民警来不及吃饭,就火速赶到了广州市白云区沙太路的这家物流公司。而如此急迫的目的只有一个 ,一定要尽快找到发货当天的监控视频。

而当民警找到该物流公司的负责人说明来意时,该公司的负责人说的一席话让民警出了一身汗——物流公司的监控录像是自动录存。

超过一定时段后,拍摄的新视频会自动覆盖原有的视频,如果不是民警及时赶到,再晚上两个小时,记录了发货当晚情况的那段监控录像就会被自动删除。

也正是专案组火速赶到广州获取的这段珍贵的监控视频,给案件的侦破带来的重大进展。通过监控录像显示。

1月4日晚6时30分许,一名身高大约1.7米左右、体型中等、上身穿红褐色立领上衣、手里拿着一副墨镜的中年男子进入该物流公司办理货物托运,其托运的正是一个大纸箱,办理完毕后该男子离开物流公司。

专案组民警拿着收货人是“送得远”的货单对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进行走访,特别是4日傍晚的值班人员,但是并没有人对这笔托运业务的发货人有太深印象,只记得此人发货非常急。

先是问能不能发一件“药品”到上海,但得知发到上海必须等几天后,他又问能不能立刻发到青岛,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这名男子很快就办理了托运,而这件所谓装有“药品”的纸箱就发往了青岛,此外,这名男子还要求给货物买30元的保险,保额是1万元。

根据这名可疑男子发货的时间,专案组联系到该物流公司所在工业园的管理方,调取4日当天的视频监控,通过对当天的视频资料进行反复排查后,专案组找到该男子进入园区的视频。

在正对着这家物流公司的一处监控中,民警发现在当天傍晚6时15分,一辆出租车抵达该公司门口处后,从车上下来一名男子 ,这名男子从车上搬下来三个纸箱,随后抱着其中一个纸箱走进了这家物流公司。

大约15分钟后,这名男子出来后,带着另两个纸箱继续向前走。在这之后,这名男子和另两个纸箱的去往,已经不在监控范围之内。

通过已经掌握的线索和对这名可疑男子的行为分析,专案组判断,该男子携带的另两个纸箱,也极有可能是尸体其余部分,而其行走的方向,并不是朝向园区的大门,而是园区内部其他物流公司。根据这一点,专案组分析,另两个纸箱很可能也是通过物流发往了外地。

但是想确定这名男子是通过哪家物流公司、又将两个纸箱发到了什么地方,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整个物流园区占地面积巨大,园区内的物流公司大大小小约有200家,即使缩小了范围。

可能的区域内也有接近百家,在此时全面参与案件侦查的广州警方的配合下,专案组开始逐一对物流公司进行走访排查。

同时,根据视频监控中该男子的行走方向,民警按照其进出第一家物流公司的时间,携带着相似重量和大小的纸箱,模拟其情境,重点排查其可能去过的物流公司。此外,民警重点排查是否有收货人为“送得远”的货物。

走访排查难度超乎想像,不少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都是倒班,这一个班的员工并不清楚上一班的员工所接触的人和货,同时,一些小物流公司对发货的记录管理比较混乱,有的发货甚至没有记录,一些物流公司也没有安装监控或是监控不能正常工作。

在几经周折后,专案组在一家物流公司查询4日当天的发货记录时,发现了一个收货人名叫“宋德远”的发货记录。

“宋德远”,这个名字与“送得远”极为相似,同时,两张单据上的笔迹非常相似,而“宋德远”所留有的联系方式,与发到青岛的纸箱上留下的联系方式完全一致,也是内蒙古的那名不相关的女子。有了这一点,专案组很快又在另一家物流公司找到了收货人同样为“宋德远”的货运记录。

嫌疑男子的发货记录在8日深夜终于完整的浮出水面。根据记录显示,4日傍晚6时30分、晚7时、晚8时,这名男子先后在三家物流公司,向外地发送了三个纸箱,目的地分别是青岛、江阴、北京,到这时,青岛、北京两地的物流公司已经收到货,均无人认领,而发往江阴的纸箱在这时刚刚抵达张家港。

案件逐级上报至公安部,当晚,北京、张家港两地警方连夜将纸箱截获,经过开箱排查后,确认这两个纸箱内,包裹了青岛发现的男性尸体的剩余部分。

疑案追踪:纸箱中杂物的“寻源”

死者是谁,生前曾跟哪些人交往过,又是为何遇害,仍然是一个迷。茄薇l芯jrggs8看更多灵异怪闻,尽管已经全部获取了死者的尸体,但是涉及青岛、北京、张家港三地,并且也没有任何身份信息 ,确认死者身份本来就已是极为困难,特别是在推断上作为命案发生地点的广州。

这一个外来人口数量巨大、人员流动性极强的城市,很多前来打工的人员长年不回家甚至不和家中联系,即便其家人发现失踪,也很可能是在其他省市报案,因此,想通过在当地对比失踪人员的信息来确认死者身份,可行性几乎为零。

专案组侦查的方向又转到青岛所发现的纸箱内的物品,为了查实每一条线索,专案组对发至青岛的纸箱内的所有物品进行清查。

对找到的那份出版于2007年12月30日的报纸,专案组找到报社,了解该报的发行区域,希望通过如果有相对集中的发行区域来缩小排查范围,但是发现这份报纸发行量非常大,覆盖的区域也非常广,根本难以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找到的“椰树”牌香烟是当地比较常见的一种烟,单盒价格大约3元钱,无论是这盒烟是属于死者还是凶手,都很可能是在广州务工的人员。

另一方也极有可能与对方有着某些方面的交集。与之相对的一次性打火机,印着“金满玉叶广州粤垦路”字样,专案组也找到了这家小商店,拿着死者的还原照片找到店主辨认,但是店主对此人没有任何印象。

专案组甚至还通过广东省商标管理部门,查询包裹内发现的衣物 、床单等物品的商标,来寻找生产厂家和销售范围,希望能够以此来缩小侦查的范围。但是种种调查之后,始终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尽管如此,民警感觉距离真相越来越近,至少从打火机的情况来分析,无论是这是属于死者还是凶手的,此人很可能就在粤垦路所在的天河区,而不是在物流公司所在的白云区。

锁定行踪:模糊的出租车顶灯

对于嫌疑人的行踪,专案组此前获取的视频监控现在成为案件侦查的关键。民警一遍又一遍地分析视频。物流园区门口的监控视频,距离较远,清晰度不够,难以辨认出凶手的样貌特征。

嫌疑人所乘的出租车,只能辨别出是一辆浅蓝色的起亚轿车,但是出租车号牌无法看清。但是经过民警数个小时的逐帧查看后,发现了出租车的另一个重要特征——尽管车辆顶灯上的字看不清楚,但是能够看出来是四个字,按照分析,这四个字应该就是出租车公司的名字。

专案组随后同广州警方调取了沿途大量的视频监控,但是仍然没有找到这辆出租车的其他线索。

这辆出租车顶灯上的四个字到底是什么?专案组开始在马路上“蹲点”,希望能够从过往车辆中,发现有类似顶灯的车辆。

随着“蹲点”的进行,发现的情况越来越有利,因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出现的出租车顶灯上都是没有字或是只有两个字的,这也就意味着,当地极有可能只有少数出租车公司,顶灯上所做的标识是四个字的。

按照这一分析,专案组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很快就确定了一家出租车公司,该公司车辆的顶灯,是用红色字体标注的“天湖统一”。只要找到这家出租车公司,就能顺着线索找到凶手。

案件侦查有了重大突破,而一个更好的消息让真相近在咫尺。在联系到这家出租车公司的负责人后,警方发现这家公司共有297辆起亚出租车,而近一段时间车辆更新后,有约100辆出租车安装了GPS定位系统。通过对这约100辆车在4日当天下午的行驶记录进行查询后发现,有两辆车先后在4日的下午6时许到过白云区沙太路的物流园区。

两名司机随后被找到,经过询问后,其中一辆出租车并没有进入物流园区,只在路过门口将乘客放下,这名乘客也没有携带大纸箱 。而另一名出租车则是进入了物流园区,车上乘客携带了纸箱。

真凶现形:晚上戴墨镜的男乘客

嫌疑人实际上不止一人。根据出租车司机的回忆,4日当天下午5时30分许,他在驾车途经元岗村的一处老旧小区时,有一名女子拦车,他就把车停了下来,随后一名男子先后搬来三个纸箱子,两人表示要去位于白云区沙太路的物流园。

男乘客大约30来岁,身高大约在1.75米,体型中等,女乘客大约40岁左右,身高不到1.6米,有点胖。两人看上去应该比较熟悉,但是在乘车过程中两人的话并不多。

出租车司机对这两个人的印象都非常深:男乘客感觉很奇怪,当时天色已晚,光线昏暗,但是他始终戴着墨镜。坐在副驾座上的女乘客看上去对广州的环境和道路非常熟悉,因为他本来想走大路,但是那名女子一直在挑一些小路走,相对来说距离短一些。

在到达目的地之后,女子先在物流园外下了车,男乘客乘车进入园区内,在一家物流公司门前停车后,付了车费,把三个纸箱搬下车。通过这一情况再次对比视频,警方在物流园门口的监控中,获取了女性嫌疑人出现的视频。

一场地毯式清查正式开始。根据出租车司机提供的乘车地点,11日晚,警方开始对元岗村东房大街的一处小区进行秘密排查,同时调查小区周边监控录像,排查可疑人员。然而,警方第一轮的地毯式排查却扑了空,并没有发现与此案相似的嫌疑人。

难道是嫌疑人在作案后已经逃离?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紧接着开始第二轮排查,这一次除了排查嫌疑人员外,还对小区的楼长、街道办事处、居委会等工作人员进行了解,将在物流园区内外提取到的监控录像播放给他们查看进行辨认。

一位居民向民警反映,在她所住居民楼的6楼,租住的一名女子的体态,看上去和视监中的女子有点像。但是对这名女子的详细情况,这位居民只知道对方姓方,这名女子的具体情况、家庭情况,他也不太了解,只是感觉经常有男性来找她。

警方随即上楼,并将该女子控制,很快,民警就在其住处的洗手间内,提取到了人体组织、血迹等。

面对民警,这名出生于1967年、名叫方艳的女子对其伙同情人杀人碎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随后,方艳的情人、出生于1975年的广东梅州人陈涛被警方抓获归案。后经鉴定,在方艳家卫生间内发生的血迹等,与死者一致。

真相大白:感情纠葛酿下的命案

2002年,方艳和丈夫来广州打工,将方艳安顿在元岗车房大街这处出租房后,其丈夫就回到了荥阳老家。死者李建保出生于1957年,在广州打工已经10多年,经过多年经营,有一定的积蓄。2006年初,方艳与李建保相识,两人很快就发展成为情人关系。

到了2006年3月份,方艳又与在物流公司工作的陈涛相识,年轻高大的陈涛让方艳顿生好感,两人在2006年底开始同居,从此以后,方艳开始刻意疏远李建保。李建保知道后多次找方艳,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在被拒绝后,李建保愤怒不己。

对于谁是这起案件的主谋,在后来的庭审过程中,陈涛与方艳互相推脱责任。按照两人的说法,1月4日早上,方艳在接到一电话后,说有人过来拿放在这里的东西,因害怕家人知道,就让陈涛躲在卫生间。

这时实际上是李建保再次来找方艳,索要曾为她花过的钱,两人随后发生争吵打斗,方艳想拿电话报警,李建保就抢手机并把方艳的手指咬伤,恼怒之下,方艳把李建保压到了沙发上。

就在此时,陈涛听到屋内的喊叫声,就冲出卫生间,发现方艳正把体形瘦弱的李建保压在沙发上摁住脖子动弹不得,看到这个情形后,他随后冲上去,与方艳合力将其扼死,随后将尸体抬进放大纸箱,准备扔到附近山上。

在将尸体塞进纸箱后,两人便下楼去吃饭,吃饭过程中感觉如果抬着大箱子出去,容易引起别人注意,最终两人在附近买了纸箱和编织袋,回到家中将李建保尸体处理后,分装三个纸箱内,又塞进了衣服、报纸等杂物,匆忙之中,烟盒 、打火机、纸牌等物品也都被带了进去。

由于陈涛在物流公司上班,熟悉运送包裹的流程,4日傍晚,两人乘出租车将三个纸箱运到了白云区沙太路的物流园区,到第一家物流公司时,陈涛把纸箱放在外面,先进门询问了一下,大约两分钟后离开,出门的时候,不知道是因为紧张害怕还是没看清,差点撞到了玻璃门上。

之后,在一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陈涛再次从仓库一侧的小门进入大厅,将纸箱寄往青岛,填写单据时,他把收货人填上了“送得远”,希望把纸箱送得远远的,而联系方式是随便在网络上搜到了一个手机号码,货物为“药品”,取货方式为“自提”,货款在货物到达目的地后支付。

陈涛还要求给货物买30元的保险,保额是1万元。

随后,在4日晚7时、晚8时许,陈涛又先后将另两个纸箱通过另外两家物流公司发往外地 ,留下的收货人名字,这次都改成了“宋德远”。在目的地上,陈涛随意选择了江阴、青岛和北京,希望能够把纸箱送得远。

鉴于案件发生的第一现场在广州,此案最终确定由广州管辖,岛城专案组随后将案件相关资料移交给广州警方。

2008年5月9日,经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方艳因故意杀人罪 ,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陈涛因故意杀人罪 ,被判处无期徒刑,两人均被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