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刷技术

当前位置: 上海海发印务 > 印刷技术 > 正文

【深度】 中国印刷教育40年回顾与发展

2019-01-12 09:53 47

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回首中国印刷教育从蹒跚学步到今天人才集聚、齐肩世界先进的壮志情怀,感慨万千,浮想联翩。欣然命笔来总结前辈开疆拓地之豪情,归纳砥柱中流勇立潮头之风范,展望后起之秀创新发展之大志,共同开创印刷发展的全新未来。

1978-1989中国印刷教育

“3+1”格局初定

国家需求引领,印刷先驱社会责任使然

  1978年改革开放春风席卷中华大地,高考制度恢复,知识改变命运开始成为全社会共识,“实现四个现代化,为中华崛起而读书”成为一代中青年为国家发展、为民族振兴、为社会进步的精神与情怀。这引发了爆发式的书刊报需求,缺乏先进印刷设备、专业印刷人才以及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的状况,持续成为制约印刷发展、满足社会巨量文化需求,特别是书刊报阅读需求乃至学生学习课本需求的瓶颈,这也为中国印刷发展,特别是印刷教育发展带来了空前的发展机遇。郑德堔、邹毓俊、董明达、徐志放等老一代印刷教育先驱,以国家需求为己任,以振兴印刷为情怀,不断攻坚克难,积极开创与打造中国印刷教育的新形态和新路径。

“3+1”格局初定,资源共享协同成长

  尽管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和1956年高校院系调整后,国家在中央工艺美院、武汉测绘学院、陕西机械学院、上海印刷学校开设有印刷相关专业,初创确定了“3所本科院校+1所中专学校”的“3+1”格局,但隶属体系、服务目标以及人才去向各不相同。中央工艺美院印刷系于1978年独立出来成立了北京印刷学院,培养目标和印刷人才主要面向和服务书刊报领域。1980年开始假北京大兴县政府招待所办学,在历经近10年边建设边办学中实现了教室从宿舍到教学楼,图书馆从食堂到专用图书馆,实验室实习工厂从临时房到永久厂房,操场从简易到高等级的变迁。

  武汉测绘学院自1956年整合全国测绘精英组建而成,其地图制图系设有地图制印教研室,培养目标和印刷人才主要面向地图、印钞、邮票等保密印刷和安全印刷行业。20世纪80年代初就拥有专业教师10余人,主要从事制图制印的教学与科研,所属40人的制图制印厂,配置了全套德国进口制版印刷设备,专门从事胶印为主体的地图印制和彩色胶印。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邀请和学校拓展学科与专业领域的促进下,1983年开办地图制印专业,1984年开办印刷技术专业。

  陕西机械学院自20世纪80年代起开展印刷机械设计制造人才培养,培养目标和印刷人才主要面向印刷机械行业,奠定了国产印刷设备人才基石。

  上海印刷学校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主要培养从事书刊印刷的中专技能型人才,培养人才集中在新华印刷厂体系,为先进设备应用奠定了人才基础。

  在历经10年“文革”之后,国家教育体系重挫,印刷教育师资奇缺,对国外印刷技术了解和交流很少。但基于国家需求,各个学校发挥自身资源和服务目标的优势,独立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专业特色。武汉测绘学院(1986年更名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是国家重点大学,地图印刷不仅要求高精度,而且要求零差错,形成了根据需要预先制订工艺方案、编制作业计划和定量化质量控制要求的技术工艺与质量控制的办学特点和专业特征。北京印刷学院重点服务书刊报印刷,既要学习凸版铅印,又要兼顾彩色胶印,形成了以文字印刷为主,图片印刷为辅的办学特点和专业特征。陕西机械学院重点培养印刷机械专业人才,兼顾印刷工艺,形成了以印刷机械设计、制造和应用为主的办学特点和专业特色。上海印刷学校重点服务新华印刷厂体系,主要学习书刊印刷的印刷工艺,特别是技能培养,形成了以解决实际问题为特点的办学模式。

  改革开放后,国家派出大批人才赴国外学习。武汉测绘学院主要派往欧洲和日本,北京印刷学院主要派往美国和日本,陕西机械学院与德国斯图加特大学建立校级合作,一批批教师先后赴德国学习,从而为中国印刷教育打开了一扇与世界先进印刷技术接轨的窗口,推动了学习与引进国外先进印刷技术的热潮。多年后,归国的学子先后成为今天行业的中流砥柱,站在潮头的一代先锋。

 

1990-2005印刷教育成长与繁荣

“新技术+大市场”引发中国印刷教育大繁荣

  随着国家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的主战场和电子技术、计算机技术在印刷工业的渗透与应用,在“要想发,做印刷”巨大动力的推动下,引发了中国印刷教育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快速成长与繁荣。上世纪80年代后期,武汉测绘学院更名为武汉测绘科技大学、陕西机械学院更名为西安理工大学,并先后获得硕士学位授权点,为中国印刷教育培育了最早的硕士师资,奠定了中国印刷教育成长与繁荣的师资基础。

  在本科教育方面,株洲工学院联合中国包装总公司开办了以包装印刷为主体的印刷专业,国内5大轻工高校无锡轻工学院(现江南大学)、大连轻工学院(现大连工业大学)、天津轻工学院(现天津科技大学)、西北轻工学院(现陕西科技大学)、山东轻工学院(现齐鲁工业大学)先后兴办印刷工程或包装工程专业,南京林业大学为服务造纸开办了印刷工程专业,曲阜师范大学、杭州电子科技大学、浙江科技学院、内蒙古工业大学、哈尔滨商业大学也纷纷加入了印刷工程的办学行列。

  在专科教育方面,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武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湖北职业技术学院、东莞理工学院、东莞职业技术学院、河南牧业高等专科学校为代表的一大批高职高专院校,先后开办了印刷技术及相关专业,解决了印刷产业长期人才短缺和高速增长中的各层次人才需求,造就了一大批印刷企业的快速崛起和优秀人才的脱颖而出,印刷教育也逐步从“学生+追踪”向“齐肩+为师”迈进。

“电子+数字”打造中国印刷教育的四类模式

  随着这个时期汲取电子技术、计算机技术和数字技术的强大优势,印刷产业快速从“凸版铅印+照相排版”脱胎转型为“电子分色+激光照排”,实现了从“铅与火”到“光与电”的历史跨越,图文合一的“计算机直接……(Computer To……)”从根本上改变了印刷技术的面貌,开启了印刷数字化、印刷数字化生产流程、色彩管理、数字印刷、按需印刷的时代。中国印刷高等教育的办学模式、专业特色以及学术流派也悄然成型。

模式一:研究型大学模式

  如武汉测绘科技大学(现并入武汉大学)1997年获得国内唯一的“211”重点学科,凭借重点大学长期积累的优秀师资队伍,良好的科研环境与实力,高素质的学生队伍以及强大的办学资金支撑,逐步形成了理论引领、工程创新、技术协同的办学模式,积极开展对外学术交流合作,逐步从工程型教育向研究型教育转型。

模式二:教学研究型大学模式

  如西安理工大学、天津科技大学、北京印刷学院先后获得印刷工程硕士学位授权点,通过学科体系的建设、师资队伍的培育、教学方法的完善,逐步建立了较完整的课程体系、实验实践体系和教材体系,并围绕工程论证来建立特色分明的工程型教育模式。

模式三:教学型大学模式

  如曲阜师范大学、内蒙古工业大学,通过积极面向市场来摸索与寻找学生新出路,但受学校重视程度、办学地域环境、师资队伍、办学经费以及学生素质的制约,无论是教学体系、实验实践体系和社会资源体系,还是教学方式、对外交流方式和知识更新方式都存在诸多不足,师资总体上是毕业上讲台,学生基本是课堂到课堂,理论、方法和技能与印刷产业需求尚有较大差距,办学在生死之间徘徊。

模式四:技能型大学模式

  如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深圳职业技术学院,集聚与吸引了一大批专业教师和技能型人才,在“双师型”目标导引下,推进了理论与技能的结合,技能与应用的融合,建立起了完善和高水平的实验实践平台,积极通过产学合作和协同创新,探索印刷产业链技能的塑造,打造和建设出了符合国家发展需求的全新技能型人才新模式、新路径和新方法。

 

2006-2017中国印刷教育的转型与涅槃

印刷技术环境突变,引发中国印刷教育转型风起

  21世纪初始,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逐步渗透印刷产业,开始颠覆印刷业态与产业链架构,印刷媒体“大众化+个性化+跨媒体”多元化的需求兴起,建立数字网络平台,融入文化创意产业,形成“集中生产+分布定制+智能服务”的印刷生产与商业模式,凸显“Me-Commerce”个性定制与服务特征,实现业务平台全球化、印刷制造数字化、印刷服务网络化、产品表达融媒体化的新生态,激发出印刷产业创造云印刷和大数据服务的云时代。

  这种系列化的印刷环境突变,以及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市场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印刷教育满足“印刷加工或印刷制造”的需求态势、生产流程和产品链的架构,而且85-95后新一代“唯我”价值观也打破了先辈们磨炼成钢的先苦后甜的成长模式,都让曾经风光的高收益印刷行业不再像I T业那样充满幻想,满足学生意愿的专业选择持续地推进,让带有制造业特征的印刷专业变得如同鸡肋一般,引发了敢于自我革命的院校愿冒转型失败风险而不做等待消亡危险的转型之先。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前瞻性地预测印刷产业链变革的根本内因和转型的方向,将国家倡导的“融媒体”发展目标作为未来学科发展和专业定位的基准,以“数字媒体”为主线整合印刷在色彩高保真复现、高精度数字采集以及网目调再现的关键技术,形成了将印刷工程核心整合到数字媒体技术的“融媒体”模式。以“艺术设计”为主线,将印刷工程的先进技术及工艺方法,独一无二的实体展现方式整合到设计之中,让艺术和设计不但看得见,而且摸得着,实现了印刷融入艺术和设计的再升华。

印刷需求创造推进中国印刷教育的涅槃苦难

  2010年后,AR、VR、AI技术正式登上了“融媒体”的现代舞台,带动印刷产业从“匠、机、电”的二维静态图文复制与传播时代向“数、云、智”的三维或多维动态图文音像编创、交互与体验发展,极大地增强了信息复制与传播的能效,丰富了印刷品的内容展现,提升印刷品交互与体验的炫酷,推动了碎片式浅层学习与系统式深度学习的融合,让更好体验、更快分享的“智慧印刷”聚变出文化至真、艺术至善、印刷至美的智慧时代与全新未来。

  这些新的印刷需求创造,不仅传承了印刷阅读识别需求和个性定制需求,还创新出印刷交互娱乐需求和先导体验需求,进而给印刷赋予了新的内涵与外延,更让90-00后新人类真正感受到延绵数千年的印刷永远应用最新技术来自我革命、自我创造和自我涅槃的勇气,开始站在文化传承和信息传播的大视野下,重新审视集诸多高新技术于一体,博众多文化艺术于一身的印刷在历经涅槃苦难之后的新辉煌。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上海理工大学勇敢面对印刷涅槃的苦难,应用“新工科”思维,积极推进文化创意和新媒体大视野与大平台下的学科与专业整合,颠覆性地重构专业及其课程体系。西安理工大学省级双一流专业建设全面开启印刷教育的教学改革与创新,已共同折射出中国印刷教育跨越自我的黎明前的微微曙光。

 

未来中国印刷教育展望

  千年来,特别是近百年间,每一种新技术的出现都信誓旦旦地宣称要取代或淘汰印刷。无论是曾经风光无限的照相机、收音机、电视机、计算机、互联网,还是当今风头正盛的AR、VR、AI,但结果都是印刷历经涅槃,依然风采依旧。中国印刷教育是先进印刷产业打造的基石,为培育一代又一代创造新奇迹的人默默地奉献,他们无不是手捧着有印刷图文的书籍,拿着盛满美食、美装的包装而长大。未来中国印刷教育不仅要历经当前的涅槃苦难,还会遇到未来涅槃的苦难,但灿烂的笑容、迷人的风采依旧。只要人存在,印刷必然存在,中国印刷教育也同样存在,且不断地创新前行。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