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发动态

当前位置: 上海海发印务 > 海发动态 > 正文

商业印刷的“老虎”来了:合版厂收割传统厂,电商、盘商、快印店收割跑单中介.多出来的印刷机能去哪?

2018-12-07 16:45 38

编者按:前些日子发了篇《》,没想到还在圈内引起了一点儿反响。三好同学注意到,广州迅越小秘书软件公司的运营总监张浩盛甚至专门撰文,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更深入的分析和探讨。

浩盛君的文章幽默、简练,直击行业痛点,一看就对商业、合版印刷的江湖了然于胸。于是,三好同学邀其稍加充实后,将文章发表于此。以下为正文。

感谢三好同学的约稿。正式开说之前,还是先给大家讲个很多人都听过的段子。

小明和朋友两个人在森林里溜达,遇到一只老虎。小明赶紧从包里取出一双更轻便的运动鞋换上。朋友急死了,骂道:“你干嘛呢,换鞋也跑不过老虎啊!”小明说:“我只要跑得比你快就好了。”

为什么忽然想起这个故事呢?这是因为前几天看了一篇三好同学的文章,文中讲到2018年胶印机的进口额创近年来的新高,其中的购机主力还可能是搞商业印刷的老板。

问题是,商业印刷是一个正在缩水的市场,印刷厂老板们的操作显然超出了一般人的认知。他们用真金白银堆出来的数据告诉我们:在竞争激烈,利润率下滑的时候,一些有投资能力的老板也会倾向投资买设备,而且是买效率更高,价格也不菲的高端设备。目的则是为了取得阶段性的效率优势。

三好同学说到的这个现象,跟我认识的一位数码印刷老板的做法如出一辙。三年前,这位老板已有两台小幅面的数码印刷机,每天的订单只能够满足三分之一的产能。然而,他却还想购买一台大幅面的数码印刷机,原因是大幅面设备的喷墨抄表价远远低于小幅面的机器。为了对同行竞争对手进行降维打击,最终他上了一台价格过千万的大幅面数码印刷机。

我所在的印刷软件和印刷平台推广市场,这两个月业务激涨。我很清楚,这和老板们勒紧裤腰带也要买印刷机的理论是一样的,都属于“换运动鞋”的逻辑。

作为圈里人,千万不要低估印刷厂老板们的智商。前段时间,我就注意到有好几位印刷厂老板都发了类似的感叹:聪明人在关键时刻是想着怎么活下去,傻子才想着无论何时都要赚钱”。

三好同学在文章里直言:现在的商业印刷市场,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深度调整,很多印刷厂在这一波的调整中将会清盘退出。从时间的维度来讲,这个逻辑并没有毛病:这一回合,关键是看谁跑得快不被老虎吃掉,至于下一回合,且听下回分解了……

说到这里,各位看官肯定要拿砖头拍我了:下回分解干嘛?我要现在就分解!!!其实,这种演变谁都说不好结果,又其实三好同学也大致分析了演变的过程,主要观点是:

1.目前商务印刷是一个趋向整合的市场。在中低端市场里,专版印刷不是合版印刷的对手;

2.继续演变下去,合版厂可能已顾不上占有率下滑的专版厂,合版厂之间将会“硬碰硬”地对垒;

3.最终商业印刷市场可能出现几个巨无霸,合版厂、盘商、电商、快印店重新定义自已的江湖地位。

三好同学的观点高瞻远瞩,我是断然看不到这么远的。作为天天与在一线战斗的印刷厂混在一起的我,也试着对2019年商业印刷市场的演变说几点自己的看法。

1. 产品化的印刷工厂发展迅速

借助于网络信息的一日千里,信息差的钱越来越不好赚。商业印刷市场的深度调整当下来得异常猛烈,其实很多明智的专版印刷厂已经看到了危机。

俗话说得好,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是人?我听说,广东最著名的品牌印刷厂深圳雅昌,已开始放下身段承接社会单,价格据说非常平民化。而数次荣获印刷大奖,以质量著称于广东高端画册印刷界的银信印刷,已与小秘书平台合作,适应印刷产品化大趋势,推出“易印网”来争夺网络画册印刷市场。

对那些尚未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专版印刷来说,危机可能会很大。最近,部分合版大厂频频发动冬季攻势,从名片、单张、普通画册、不干胶等传统产品,向高端画册、台历挂历、手提袋、小包装盒方向快速延伸,在其压倒性的价格优势下可以预见,一大波传统商业印刷厂可能不得不考虑清盘退出。

商业印刷市场在2019年这回合不一定给合版厂悉数收割,但至少可以肯定会给产品化的印刷厂逐步收割。当然了,这里所谓的“收割”只是在生产层面,并非指完全的业务层面。因为我们同时能够看到,许多传统印刷厂正在开始转向做盘商,生产不好做,那就与合版厂合作。只要还有钱赚,凭啥要放弃手头的业务资源呢?

2. 印刷盘商、广告图文店和印刷电商将会收割印刷跑单中介的市场

其实,圈内很多人还没弄明白印刷中介的角色细分。具体来讲,印刷中介主要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类叫“印刷盘商”,主要以广告图文店、小印刷厂为客户对象,有组织、有服务、有配送能力,生命力很强。第二类叫“印刷电商”,主要通过淘宝等网络平台服务在线询单的客户。第三类叫“印刷跑单”,主要是个体或亲戚朋友二三人组成小团队,通过跑关系拉订单赚信息差的钱。第四类就是我们熟知的广告图文快印店。

这四类中介中,目前看来最具扩张性的是印刷电商,他们嗅角灵敏,注重团队建设和规模化发展。大的印刷电商接单人员都已过千人,主要是以世纪开元、睿阳印刷等为代表。有人说,他们不都是印刷厂吗?有道理,但从主要模式上看,他们还是以外发中介性质为主。

印刷盘商,虽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战略前瞻性不够,但却是最接地气最有生命力的一群。他们的主要运作模式是:靠自己原始积累的资金预付给印刷厂来获得返点,同时又敢压款给客户赚得更高的价格差。这种赢利模式对很多传统印刷厂来讲是致命的,如果不是靠老客户或者关系采购,盘商的价格和服务基本可以秒杀传统印刷厂。

然而,由于思维上的局限性,盘商的规模组织能力远远比不上印刷电商。好在,印刷电商与盘商并不在一个场景维度上搏奕,不少印刷电商还会通过盘商来服务终端客户。很多传统印刷厂在失去生产优势后转向做盘商或电商,从而更有精力专注于业务拓展。

广告图文店有门店展示和设计服务的生存定位,供应链管理能力也越来越强,所以也能够持续生存。

在四类中介中,印刷跑单的生存能力会是最受质疑的,可以预见在下一回合他们会承受多方挤压。

从我的观察来看,印刷业务的复杂性让在面对终端客户时仍有较大的价格弹性空间,印刷业务始终需要服务环节,印刷中介不会在短期内为印刷厂所取代。

好了,说完了这一回合。接下来,我更感兴趣的话题是:市场就这么大,在一大波印刷厂清盘退出后,多出来的机器,最终流向哪里?流向四五线城市?流向印刷中介新建立的印刷厂?还是,干脆把它们扔进太平洋?

欢迎最最最懂印刷的您留言讨论,谁将会是印刷的剩(胜)者?

相关推荐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